新華社北京3月8日電(新華社記者潘強、薑瀟)天藍水綠、半城綠樹半城樓是眾多人對南方城市的一貫印象。北方霧霾嚴重,一些人就開始“轉戰”南方,成為躲避霧霾的候鳥。然而,現在南方的天不僅難逃霧霾的“魔爪”,“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的美麗也難再尋覓。
  南方地區重霾天或成常態
  從去年下半年至今,包括廣州、三亞、杭州、南寧在內的多個空氣“優等生”紛紛“落馬”,中國“霧霾”地域分佈範圍逐漸擴大。
  以南寧為例,去年12月,25天霧霾,而整個2013年,南寧的污染超標天數達到92天,杭州的污染超標天數超過240天,廣州則為70天,就連海南黑、三亞也多次出現霧霾污染天氣。
  全國人大代表、南寧市環保局局長李森分析說,除了工業排放污染,市區機動車保有量高速增長,很多城市大範圍進行工程施工和道路改造,加之監管不力等因素,致使空氣中污染物特別是可吸入顆粒物和細顆粒物不斷積聚,空氣質量不斷下降。
  全國政協委員、民建中央常委錢學明認為,無論是北京、上海還是杭州,在城鎮化發展過程中,大力發展工業所欠下的“環境債”正在通過霧霾釋放信號。
  無奈的是,目前無論是北方還是南方都擺脫不了“驅霾風雨”的尷尬。上海市大氣顆粒物污染與防治重點實驗室副主任楊新認為,沒有強風雨天氣條件,霧霾很難消散,今後南方地區重霾天或成常態。
  “候鳥”增多缺乏應對之策
  北方霧霾天的加重,使更多的人如“候鳥”般穿梭在南北之間,於是,巴馬、北海、三亞等南方旅游城市迎來了發展機遇,蓋高樓、開賓館、迎游客,三五年內,流動人口成倍增長。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北海每年大約有10萬來自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的候鳥移民,而在巴馬和海南三亞,每年外來人口進出總量均超過了20萬。
  大量游客的涌入給這些新興旅游目的地的承載力帶來極大挑戰。記者曾在巴馬長壽村河邊採訪時瞭解到,當地村民只有3000多人,而居住的外來人員已經接近4000人。一位村民說,穿洞流過的河水一年比一年臟,因為村裡住的人多了,刷牙、沐浴等生活污水都直接排到河裡。但當地污水處理設施還未配套,環境承載力越來越小。
  全國人大代表向惠玲說,由於新興城市公共設施容量有限,當地政府缺乏有效的環境治理措施,“突襲”的外來人口給城市發展帶來了嚴峻挑戰。同時游客的素質參差不齊,自然環境正在不斷遭受破壞。
  治理環境政府要先擔責
  很多城市正在為治理霧霾節能減排,並強行關閉重污染企業,但仍有一些南方城市不顧環境污染風險,為了發展GDP,為了政績,引進和發展嚴重污染的大型項目。
  以廣西為例,近年來廣西就利用國外紅土鎳礦資源,發展銅、芯、鎳、鉻合金冶煉及相關產業。記者在北海一家生產鎳鐵的企業採訪時瞭解到,這家企業年產鎳鐵60萬噸,是當地重點引進的政府項默2011年投產後年產值超過百億元。北海市一位政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家企業已經成為北海經濟發展的“排頭兵”。
  然而,廣西環保廳的監測數據顯示,這家企業每年向大氣中至少排放4.75噸鉛,企業所在的附近海域表層沉積物中重金屬含量已顯著增加。備受爭議的項目在廣西欽州、防城港,廣東湛江等地仍然存在。
  在同樣多次遭遇霧霾空氣質量讓人感到大不如前的三亞市,記者看到,遍佈全市各處的房地產建築工地無論刮多大的風都沒有任何遮蓋;各類不符合排放標準的車輛在市區任意穿行;一些企業、飯店明目張膽地向三亞河排放污水,臭味四處瀰漫。
  環保部部長周生賢在正在召開的全國兩會上說,環保部最近在進行拉網式檢查中發現:相當一部分企業偷排,沒有盡到社會責任;有的地方存在政府保護現象;環保部門監管仍不到位,有的地方還存在不作為現象。
  全國政協委員錢學明說,各地政府要把環境治理擺在與經濟發展同樣重要的位置,要將環境保護納入地方政府的績效考核,建立責任制。
  向惠玲說,政府招商引資要做好合理規劃,積極引導,不能因為眼前的經濟利益而破壞寶貴的自然資源。
  “政府首先要承擔責任,對環保下狠功夫。”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說,一方面,汽車、燃煤、油品等各行業要聯手控霾;另一方面要加強區域聯防,北方城市不能只北京,河北、山西等地聯動,南方不能只廣東、廣西、福建等省份聯動。  (原標題:代表委員建言南方城市環境治理:藍天綠水,去哪兒了)
創作者介紹

kg42kgedc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