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者網1月26日文章 原題:鄭若麟:法律、自由與雙重標準 信息順暢流通是各國民眾相互理解的前提條件。正是為了這一點,各國都註重向外派駐記者,以便更好地瞭解世界。然而問題恰恰在於,我們的駐外記者真實地反映了駐在國現狀嗎?答案不甚樂觀。比如年底年初法國最重要且對歷史影響最大一則新聞,無疑是幽默笑星迪厄多內與內政部長瓦爾斯圍繞“禁演”而展開的“政治決鬥”……然而這樣一則重大新聞在中國媒體上卻基本不存在。當我們更關註奧朗德總統的“緋聞”而非這類錯綜複雜、涉及言論自由與法治社會、藝術創作自由與種族主義鬥爭等嚴肅問題時,我們對法國的誤解、誤判和誤導就是難以避免的。其結果是我們對我們所不瞭解的法國依然不理解……
  記得我在《文彙報》、《新民周刊》等媒體上發表多篇有關求證與分析“不同意你觀點但誓死捍衛你發言權力”的所謂“伏爾泰名言”的文章時,曾引發一場討論。部分不求甚解、對他人文章採取囫圇吞棗的閱讀方式的讀者,望文生義地認定我論證伏爾泰從來沒有說過這句話就是“反對言論自由”,於是聲稱“即便是叫花子說的”也是對的!殊不知我反對的是“違法言論”的自由。這在全世界都是一個共識,一個常識。因為言論自由並非抽象、無界的,而是有著明確界線的。這一界線,就是法律。在這次笑星迪厄多內•姆巴拉-姆巴拉與內政部長瓦爾斯之間的這場“角力”,就是對這句名言的最佳現實註解。
  迪厄多內是法國最受歡迎的幽默笑星之一。他的演出幾乎場場爆滿。他剛出道時與一個猶太演員艾利•瑟姆合作,演出類似中國的雙人相聲,頗受歡迎。當時他在政治上也很活躍,一直堅持反對種族主義的左翼立場。生於法國一個非洲裔家庭的迪厄多內從九十年代末開始致力於追究法國和西方白人對黑非洲的殖民罪行。沒想到這使他踏了紅線:在法國,認為殖民罪行與二戰納粹對猶太人犯下的罪行一樣,也是種族滅絕罪,法國也應該道歉、賠償,是“政治不正確”的。迪厄多內開始遭到法國主流媒體的一致封殺。由此,迪厄多內開始轉向揭露“美國-猶太復國主義體系”的“極右翼”立場。於是迪厄多內開始被批“反猶”。
  這次事件的起因就是一位猶太裔記者帕特裡克•科恩在一次電視節目中提出一批主流媒體應封殺的“反猶”人士名單,其中包括被科恩稱為“腦殘”的迪厄多內。迪厄多內在演出中對此進行反擊。不料他的話被人偷拍下來在互聯網上播出後引起軒然大波。因為在其中他稱,對於科恩,他很遺憾“毒氣室”已經不存在了。這句顯然過分的話引起輿論大嘩,連總統奧朗德都也就此事發表講話,並敦促政府採取行動;於是內政部長瓦爾斯向全國各地警署下通令,要動用一切手段禁止迪厄多內演出。
  一些地方政府立即執行了內政部長的禁演通令。但1月10日,南特地方行政法院認為禁演法律依據不足而取消禁令,批准迪厄多內的演出。在這種情況下,法國政府立即上訴到國家最高行政法院。國家最高行政法院推翻南特市地方行政法院的裁決,禁止迪厄多內演出,理由是該節目“有損人類尊嚴”。由此,內政部長瓦爾斯當晚宣佈,“共和國取得了勝利!”
  這一判決具有案例作用,即以後遇到類似情況,這一判決就是先例。這就非常清晰地在言論自由與法律框架之間划出了新的構架。對於盲目相信“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發言的權力”者而言,應該從中得到很多啟發。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一切自由權利都必須符合法律的框架。儘管最高行政法院在做出裁決時引起很大爭議,但只要司法機構做出決定,就必須執行。你可以反對法律本身。但只要法律依然有效,你就必須執行。這才是一個法治社會的行為準則。
  法國主流媒體在此事件中幾乎一面倒地支持政府,令人嘆為觀止。但與此同時也令人倍感困惑:當中國政府根據其現行法律對某些同樣頂著作家、藝術家或記者頭銜而參與政治活動、並因這些政治活動違法而對其進行司法處罰時,法國媒體卻往往一邊倒地支持這些違法者。這種不加掩飾的赤裸裸的雙重標準的做法,已經令這些媒體難以自圓其說。
  特別要指出的是,如果單純地從司法程序來看的話,這次禁演是有爭議的。法國政府上訴到國家最高行政法院時,離演出開始已經只有三個小時了。法國罕有司法判決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匆匆做出。而且當時最高行政法院的三百多名法官中只有一名在場。於是一名法官在短短兩個小時內便獨自做出一個具有案例作用的重大決定,這在法國法律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而禁演的理由也從“破壞公共秩序”轉向“有損人類尊嚴”,而法國一些司法專家指出,這一指控的定義太過寬泛,很有可能日後被濫用……
  我們一直天真地以為,媒體的功能應該是單純地傳遞信息。然而通過法國部分媒體對法國和中國藝術家被判罪採取的雙重標準來看,這些媒體——至少在中國問題上——早已採取了一種“政治介入”的立場。一個“政治介入”的媒體,是不可能自由的。明白了這一點,對某些法國媒體上涉及中國的報道,就不再會吃驚於其一以貫之的反華立場了……
  迪厄多內與法國政府之爭並未結束。法國政府正在調查迪厄多內的稅務狀況。已有消息稱,笑星有偷、漏稅現象;法國政府還在調查迪厄多內自己擁的劇院的經營合法權問題,據稱也查出了問題,稱其申報手續不全;另外法國政府通過對迪厄多內的多項起訴,正一筆筆地判罰笑星,似乎要將其判至破產。這些尚不足以打敗迪厄多內。政府的最後一步棋,將是取締笑星在網上的視頻錄像。迪厄多內在網上每一個視頻都有著幾十萬的點擊量。最高的甚至達到三百萬個點擊。其巨大的社會影響力也在於此。法國政府正在與美國Youtube公司聯繫,尋求禁止其所有視頻。這場爭論如何發展,令人矚目。  (原標題:鄭若麟:我們真的瞭解法國的“自由”嗎?)
創作者介紹

kg42kgedc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